欢迎访问华夏生活消费网!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会员登陆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爆料 >

河北李雨浓遭迫害事件拷问官商人性良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华夏生活消费网   更新时间:2018-11-27 13:19

图一:颤抖的双手悲愤欲绝。梦中父爱,割不断的,是阴阳相隔的牵挂和心灵创伤的慰藉。

连日来,随着河北省唐山市属地遵化市女乡镇干部李雨浓(原名李红梅)、26年前因拒绝原两名镇领导威逼恐吓遭“悬置开除”事件的连续曝光追踪。并接连爆出她遭受历届市委主要领导、开发商勾结打压等涉嫌违法乱纪等严重问题,从而使得其艰辛磨难的曲折人生充满传奇和悲凉。满身疲惫和伤痛的李雨浓的人生境况虽然四面楚歌,多次遭受刁难和威胁恐吓,但依然与当地黑恶势力顽强地殊死抗争、寸步不让。

有人形象地描述李雨浓:干的都是一心为公赤诚奉献的好事情,遭受的都是被邪恶们算计迫害的地狱苦难。

抗拒“潜规则”,招致“狐咬狼踢”

据调查证实,1993年7月,早已经被遵化市、新店子镇两级通过,转为国家干部的林业站中专毕业生李雨浓因拒绝原镇委副书记、镇长梁桂发镇委副书记张振轩的“非分两性要求”,引发两人恼羞成怒,而遭到非法排挤迫害。

值得“重点解读”和荒唐的是,他们巧借机关干部、职工整合分流之机,弄虚作假、合伙做局、将本来已经转为国家基层干部身份的李雨浓和其他两名干部列为工作表现落后“不安排失业人员”。并“虚晃一招”,将三人做出“组织安排处理”,待到李雨浓接到正式通知,离职回家后,再将以上两名干部召回单位上班,直到退休。

梁桂发 、张振轩打出人员整顿分流的招牌,将市委、市政府的{1993}6号文件统一工作部署歪曲和明修贱道、暗度陈仓,玩弄党纪国法、耍尽歪斜计谋。

在该镇《关于镇机关机构改革、人员分流的决定》第二条“分流人员的政治经济待遇”中自称:1、分流出去的人员(包括干部、合同制干部、合同制工人、工人)身份、职务、工资、技术职称不变,实行档案管理。2、分流出去的人员在提拔使用、评定职称、转非、转干、入党评先等方面与在职人员同等待遇。3、分流出去的人员个人工资作为档案工资,调资时符合条件的可升档案工资。

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李雨浓之前虽然已经是国家干部身份,但一直领取临时工的工资待遇。作为负责新选任干部选拔培养工作的梁桂发、张振轩,欺上瞒下,在李雨浓几次询问“组织上是否通过了我的干部身份”时,他们都态度强硬地摇头否决,甚至称“你不答应我的事儿,就不办你的事儿,就别想入党提干”。甚至,就连曾经的考察谈话、申请填表活动也矢口否认。

作为“掩人耳目”,陪同李雨浓被镇委、这政府“分流下岗”失业的两名机关干部,在多年后回忆叙述那段经历时透露说,他们当时的情况是被“假分流”休假,不上班也照样领取工资,享受各种福利待遇。说白了,一切都是梁桂发、张振轩两人为收拾李雨浓而做出的“巧妙安排”。

领导“怒拍板”,不许你“伸冤”

而在李雨浓遭到排挤迫害离职多年后的2016年1月,有位正义善良的老同事向其通报了“在市政府干部人事档案馆发现了她的干部审批任命原始证明材料”,而在原工作单位新店子镇,李雨浓同样找到了这一份被隐藏压制多年的干部身份材料。

而就在李雨浓就此问题先后逐级向遵化市、唐山市、河北省和中组部、国家信访局等相关部门反映,要求依法确认并恢复自己的国家干部身份和一切待遇,依法追究和查处原镇委副书记、镇长梁桂发,镇委副书记张振轩的打击迫害、枉法渎职涉嫌违法犯罪行为。

2016年6月,遵化市政府在给受害人李雨浓的书面答复中承认:其转工转正定级手续,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核实,真实、合法、有效。

对此,善于“察言观色”的市纪委对此却装聋作哑、冷眼观望,面对受害人的呼吁不予理睬。

同时,李雨浓的这一正当诉求也遭到了遵化市两任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连续非法抵制和连续迫害打压。他们即书面承认李雨浓的冤情的真实性,又拒绝解决问题、平反伸冤,并使用警力和政府信访及工作人员对其监视盯梢、尾追截访和恐吓威胁和骚扰。

更加严重的是,贪财好色的梁桂发、张振轩两人,却受到了历届届市委领导的公开袒护和赏识提拔重用,而分别荣升到市政府局长的宝座位置,并平安退休在家,享尽天伦。

在4天的专案查处中,调查人员竟然也公开撒谎称“对方电话不接,联系不上”。而内部知情者透露说,他们不但是调查谈话时“都见到了活人了”,还传达某市委主要领的“口谕”,只要李雨浓胆敢纠缠不休,毁坏领导干部好形象,就收拾她。

被告获升迁 维稳“功劳大”

有位退居二线的老领导说,不难看出,在遵化市委个别领导的心里,不管如何高调标榜,就是当官发财,共同以暴力专政机器维护其共同的腐败利益,并美名曰“维稳工作”。不但副市长和多名局长、工作人员联手对付长期蒙冤的受害人李雨浓,强行制止她的申冤维权,甚至连开发商也频下黑手,一步步将她逼向人生的绝境。

李雨浓是一位性格正直刚强,奋斗创业的非凡女性,骨子里透出其嫉恶如仇、不屈不挠、敢于担当社会公平道义良知的禀赋与坚毅、独特的人格魅力。

26年来,她遭迫害后,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理想抱负,不改初心、爱事业、将自己的优秀出众的农林业专业知识用在自己的人生事业中,造福家乡人民。

2007年6月18日,在朋友的支持下,李雨浓多方筹集资金、承包了遵化市种子公司并签署了协议,租期十年。

从此,她有了自己的事业的平台,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所繁种种苗质优价廉、天然高产,成为全市方圆百里闻名的最具实力和良好信誉口碑的良种供应基地。

但新的坎坷灾难,也正向她一步步逼近。

2012年5月2日,处于合同承包经营期内的李雨浓却接到了遵化市农畜牧水产局通知,令其准备拆迁。经打听得知,该种子公司产权已于2010年非法卖给了当地实力雄厚、名震一方的浩友房地产。

此时,两名因对李雨浓实施“潜规则”遭拒而实施打击迫害的梁桂发、张振轩也早已溜须拍马、投机专营而当上市政府局长多年,而且呼风唤雨、上下通天。

官商下毒手 坑你不商量

而在此前,遵化市政府个别领导暗箱操作,根本没有通知承租人李雨浓,剥夺了其享有同等条件下优先购买的权利。

河北李雨浓遭迫害事件拷问官商人性良知

图二:遵化市政府领导签批的“9.14违法拍卖令”。

根据《合同法》第229条明确规定:租贷物在租贷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时,不影响租贷合同的效力。令李雨浓不解的是,作为一级政府,却出尔反尔毫无诚信,自己的租期未到,却被浩友房地产公司(下称浩友地产)大佬强行非法驱离。

本网调查中,知情者透露,浩友地产是原市委书记赵山插手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存在多起违法征地黑幕,发了多笔横财。他们不但掌控者司法武装专政机器,还豢养成群黑保安和打手,盘踞一方欺压百姓,并打伤多名无辜群众。

据了解,李雨浓自承租遵化市种子公司以后,自己多方筹资借贷兴建了办公楼、实验楼及库房等,花费了70多万元。而院里种子公司两座储备库也承担了方圆百里的种子储存任务。修建这样一个储备库,几年间耗费了她大量的人财力和心血。

作为原遵化市种子公司的前身,因种子经营许可证(2012年9月)到期,由于政府自身原因注销未续,致使该公司失去继续繁种资格。从而使全市老百姓无法继续享用便宜放心良种,更没有资质继续申请国家农业项目,给全市农业经济带来重大损失。

为此,李雨望着村民大片欠收的土地,浓心急如焚、神伤落泪。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遵化市政府却不顾李雨浓的种子公司承包有效期之内的事实,更没有征询她的同意,将该公司实际土地5.95亩,造假缩减为3.69亩,违法拍卖给了浩友地产,不但降低了评估价格,还造成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本网调查证实,本次违法拍卖,是2010年9月14日,由遵化市国资办承办、市长办公会议通过并执行的,并有市、办、局主要领导签批,有人称之为“9.14枉法作弊拍卖事件”。

根据法律规定,此次政府的违法拍卖行为,还违反了《合同法》第230条规定,剥夺了“应将收回种子公司产权依照此条转卖于李雨浓本人的权利”。

无奈之际,李雨浓向市委、市政府和市纪委主要领导书面投诉反映,严肃地指出了其违法性,呼吁立即停止执行。在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和回音的情况下,她被迫求助于国家新闻媒体。

5月15日,此丑闻事件被《农民日报》和《中国农业新闻网》等多家媒体曝光披露,立即引起了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恐慌,被迫停止违法拍卖,并于2014年3月间,从浩友地产手中收回产权。

令人费解的是,权利的极端腐败下,不断滋生的是贪婪与邪恶报复。少数遵化市政府领导,不是反思和改正自身枉法渎职和乱行政乱作为问题,反而迁怒于受害人李雨浓,扬言发誓“教训报复”她。

河北李雨浓遭迫害事件拷问官商人性良知

图三:涉黑企业浩友地产对受害方威胁恐吓,封门“告示”。

2018年3月23日,在举国上下掀起扫黑除恶的风暴中,现任遵化市主要领导竟然指使鼓动浩友地产将李雨浓承包的种子公司门前挖沟、左右垒墙封门,并用沙子和砖块将道路封死,人员车辆无法通行,种子化肥无法进出,造成种子化肥滞销、公司全面陷入瘫痪停业。

由于李雨浓毫无畏惧、以死抗争,浩友地产方面在不断威胁恐吓的同时,还在种子公司的大门及两侧多处用油漆涂抹“限三日搬清、一切后果自负”的威胁通缉令。

近来,官商双方有人多次恐吓李雨浓说:“不老实,就杀死你”。李雨浓回敬道:“你们杀死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们!”

万分焦虑之际,李雨浓书面投诉、求救于现任市委市委书记李贵富,再次呼吁他主持公道。

但在今年4月24日这一天,清明过后、仲暮春交,正值北方农耕季节,求之若渴的农民、果民急需种子肥料下地,“救种如救火”。

然而,这个以“廉正勤政、亲民爱民”而自居的李贵富却下令市政府农业局与李雨浓解除承包协议,使其造成“灭顶之灾”。

至此,李雨浓才从期待和幻想中猛然清醒,为何浩友地产如此胆大妄为、无法无天,原来有市委书记李贵富等人为其撑腰坐镇。

她仰望苍天,已经没有眼泪了。

李雨浓的父亲李荣茂是个正直老实巴交的退休人员,几十年来,老人家目睹了女人所遭受的一场场、一幕幕人生的悲惨遭遇,无时无刻地牵挂者她孤儿寡母的生死安危,操碎了心、哭干了眼泪。

他几次曾拉着女儿的手说:“你是我的好孩子、心眼好、做人有骨气、行的正。可是人家想琢磨你整治你,有的是理由和办法,不知道,咱这苦日子、啥事时候才能熬到头呀!”

由于长期的焦虑不安和过度操心,寝食难安的老人身患癌症,临终前告诉李雨浓:“苦命的孩子呀,我本来一直劝你放弃你的上访和讨公道,怕你吃亏被坏人们算计,上下通气、勾结说瞎话。但你要相信习总书记是个好领导,河北省不给你解决、你就找中央,老天爷会给你个公平的说法。”

来源:http://huanqiujd.com/a/view/media/2018/0920/412.html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 技术支持:华夏生活消息网
Copyright 2013-2014 华夏生活消费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9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 豫ICP备09087534号